我的后代怎样生存?

最近一直在读有关我老师坠死的新闻,到现在我还是很难的接受。越读越气,越读越“猪懒”。

我母校已经在年头要求政府拨款维修,但是竟然没得到政府的回应。试问下教育部门到底在干什么?或者是因为是华校?吉华华小或高中,是亚罗士打的数一数二名校,一向来都是华社的帮助才能生存下去。现在人死了才拨出RM50,000来维修,那么是不是任何事都要牺牲了一条人命才有所行动?

“我们”在这里被“他们”说我们来“他们”的地方,甚至有部长在国会里叫“我们”离开这里,部长竟然会说这种话是不是引“我们”的民愤,或是帮“他们”说出心声?那我就会想,我后代怎样在这“他们”的土地生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