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
Paul-琮政 Life

我最討厭就是病,我可以發燒,咳嗽,但是我最討厭就是傷風。因爲傷風必須睡覺,好像豬那麽樣,早上睡懶覺,下午睡懶覺,晚上睡懶覺,天天都是睡懶覺。我不要病,我不想再睡懶覺了。。。

我承認很多時候我約了大老闆都會遲到,因爲到現在,我還是捉摸不到城市裏繁忙的交通,爽爽就塞車,爽爽就不塞。城市繁忙的交通猶如女孩子的心,很難去捉摸。有時候城市裏的交通,猶如敦馬的下一步棋,我知道幾時會給人家撞,幾時撞人家。

但是我這個純正的中國人,講一就一,burn dvd就burn dvd,不像有些人,叫他在檳城找好吃的香餅也找不到,失望極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