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話挂了

昨天,家裏的電話挂了,又不能上網,搶救伺服器的任務難上加難,所以必須跑來女友的家裏借用寬頻。

除此之外,今天在路上的駕車人士怪怪的,好像跟他們有仇,個個都向我迎面而來,要和我玩碰碰車。或者是突然閒急轉彎,刹車。而我最討厭的是,有些人買車不買signal,要彎又沒得打signal,而要傻傻看着它轉。